首页 - edf壹定发登录 - 文化解读 - 正文 文字:[] [] []

付木林:建筑里的国学

发布日期:2016-09-20 点击次数:3424次 来源:付木林

 

泱泱中华五千年文明史

浩淼烟波中的建筑文化

一直流淌的是国人“天人合一、悠然自得”的血液

“土地平旷、屋舍俨然

有良田、美池、桑竹之属。

阡陌交通,鸡犬相闻。”

陶渊明先生笔下的《桃花源记》轻描淡写中一副世外桃园山水笔墨画呈现。

而在这里

大汉汉园正实践着国学与建筑的和谐共生

希冀为南中国带来一座城市里的世外桃园!

 

 

近日,在大汉金桥︱2016湖湘财富峰会·CRECC中部千万级人口城市产融发展论坛——地产领袖午餐会上,大汉汉学院院长、湖湘文化研究会副会长付木林受邀发言,以《建筑里的国学》为主题,描绘了他眼中的建筑与国学。

 

一、我们的建筑国学,在文化里、在院子中,兼收了古今,并蓄了中西,滋润了灵魂。

中华文明在人类历史长河里,栉风沐雨,数千年绵绵不断,自成体系,历久弥新。我们的建筑底色与文化一脉相承,互为表里,将内圣外王的人格尊严与民族自信,发挥得淋漓尽致,在世界建筑史上,独树一帜,而放射出璀璨光芒。

近代史百年,国人饱经外辱内乱,民不聊生。西方列强弱肉强食、党同伐异,对异族的无情杀戮,对资源的疯狂掠夺。是中华民族一部沉痛的血泪史,国人面对坚船利炮,是不屈斗争,但是,我们也对安身立命的传统文化有过猜疑、彷徨。

今天,用“中国人民站起来了”的豪情,支撑了我们赶英超美的热忱。经济飞速增长,建筑快速膨胀,放眼望去,西化的高楼大厦肆意疯长,湮没了我们的亭台楼阁、曲水流觞,抛弃了习总书记讲的能看得见山、望得见水、留得住乡愁的国学底色;遗忘了北京紫禁城的恢宏气势、严整布局、华丽富贵;淡忘了四合院的安逸详和、温暖雅致;沉默了岳阳楼下烟波浩渺、触景生情的忧国忧民。

西方建筑赤裸裸的功利主义侵占我们的思想,充斥在眼中是枯燥无味、利益至上的物欲横流。西方古代建筑与文化一致,以石材为主,他们讲“建筑是石头的史书”,体现出坚硬、冰冷、没有生命,中国古代建筑同样与文化有异曲同工之妙,以木材为主,感觉温情、滋润、充满生机。

 

 

二、我们的建筑国学,遭受近代史百年的破坏,亟需重构文化自信、重构文化底色。

很多人认为,建筑是工程技术,是提供生活所需的住所。实际上,建筑不仅仅是物质的器用,更多是我们精神的驻所,蕴藏了人与自然的哲理,赋予了山水情怀的艺术审美,容纳了无法想象的宇宙奥妙。我们理解了建筑国学中的哲学、艺术、思维于一体的相生相克关系,才能理解皇宫布局中“五门三朝”、“左祖右社”、“前朝后寝”的规制;才能从天坛、地坛、社稷坛中得出中国人对万物的敬畏;才能通过传统的祠堂、园林建筑看出中国人的崇拜祖先、孝悌持家、亲近自然的人文关怀。建筑的国学底色,是一首诗、一曲歌、一部戏、一道舞,多姿多彩,妙趣横生。

话虽如此,我们在认识建筑国学的底色,在保护、发扬建筑里民族文化时,仍然步履艰辛、困难重重。直至今天,我们对传统建筑文明的不珍惜时有发生,我们在史书中那些赫赫威名的、被文学作品一再称赞的皇宫殿宇和宏伟都城,如秦都咸阳宫、阿房宫,汉朝的长安未央宫、长乐宫,唐朝的长安城、太极宫、大明宫,等等。这些都城与宫殿建筑,都随着历史而湮灭、我们只能在史书和文学作品中去遥想他们的尊容。相反,东方邻国日本、韩国仍然继承着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建筑风格、并以本民族的名义大肆弘扬传播。这样的事情是令人痛心的。

 

 

三、我们的建筑国学,在大汉汉园,有美轮美奂的秦风汉韵,有儒道相济的内圣外王,是最佳的底色。

所幸,在南中国、伟人故里、湘江新区腹地,雷锋家乡,座落着一座低调、极致、叠石祥云、飞檐琉璃、粉墙黛瓦、亭台楼榭、曲水流觞、柳暗花明的中国院子。我们命名为大汉汉园,在这里,我们继承老祖宗的优秀传统,凝精聚气,在一砖一瓦、一草一木中注入了文化的灵气,我们把现代工业文明、信息文明合契入,我们努力坚守心灵,坚守民族的精神图腾,诉说、眷恋着中国情结的浓浓话语,不让时光腐蚀了我们历史的回音。

大汉汉园构筑的国学底色的中国院子,体现“何处箫声醉倚、春风弄明月,几痕波影斜撑、老树护幽亭”,院子者,古之士人所好,缦回幽深,匠心独具,叠石有致,四季分明,春景艳冶而妩媚、夏山苍翠而华贵、秋水明净而高洁、冬阳剔透而威严。春可游、夏可观、秋可登、冬可思。汉园院子,青瓦房、竹椅靠,一把蒲扇,神定气闲,脚下浪三尺、胸中微风摇。

汉园院子,承载着国学、传承着家风,沉淀了自我,依恋了禅意,看闪闪的星光,听清晰的流水,悠然而自得;或是远去传来阵阵蛙鸣,有家人在百果园借荷塘月色扶锄而归,正是花未眠、草正酣,真是一种王阳明“龙场悟道”的圣者之境。

在一个喧嚣的城市里,汉园院子大隐隐于市,能静如处子、动如脱兔,能采菊东蓠下、悠然见南山,是何等的惬意,何等的内敛。曾国藩在湘军初创时期,他官居朝廷二品,但内外交困,内心焦虑,面临重重阻碍。有一高人指点说:需一“静”字疗心,涤生心领神会,终生以静制动,运筹帷幄,决胜千里,怎一个“静”字了得。

汉园院子将人生的“富”与“贵”融合;将“静”与“动”兼收;将“功”与“名”并包,完美地讲述了中国士大夫“达则兼济天下、穷则独善其身”的家国情怀,完美地讲述了“立功、立言、立德”的价值取向,诠释了人生“功成身退、百姓皆谓我自然”的“道法自身”。

 

 

四、我们的建筑国学,汉园与汉学院交相辉映,展示文韬武略的仕子情怀。

大汉汉学院取阴阳调和、礼序万物,昭示文质彬彬,耕读传家的千年古训。学院内长者慈爱、幼者执礼、诗书朗朗、礼乐和鸣、一派祥瑞景象。

大汉汉学院依托汉园国墅俊秀,泽润于湖湘大地,设有演百家争鸣之讲堂、藏万世珍宝之博物馆,其它诸如创作馆、展览厅、演播厅等现代化单元一一添列,以传统国学为切入点、弘扬传播优秀国学文化,使少者在应试教育的罅隙中能颂子曰、使壮年者在繁复的社会生活中能静心养身、使长者在历经风雨后可以坐而论道、品茶修禅,使富者且贵、使劳者多闲、使能者可逸。

大汉汉学院商贾云集、文人荟萃、名流如注、四方来仪。我们希翼于钟灵毓秀、山水环绕之地,浸润文化、教子传家。我们守一方净土、弘千年文明,愿为文化之传承、建筑美学之发展、人居环境之回归尽一份绵薄之力。